第412章 大蛮王之争!

“应山象,你入了高阶武圣之境!”

姜离望向跪在面前的少年土蛮之王,后者血如汞浆、气血澎湃,精气狼烟如柱,直冲云霄,更有拳意精神蛮撞无匹。

双眸内蕴精芒,沉重夯实,仿若戊土之息凝聚,比姜离数个九州日前离开时,确实有了飞跃式的增长,出乎姜离预料。

“主上,我能进阶高阶武圣,除了您赐与的青铜碎片外,在我继任土蛮之主后,得到了土蛮一族的王器,土蛮之祖神像,获得土蛮一脉之祖的一滴精血,方才有此成就!”

应山象回道,他张开手掌,掌心处有一枚人形纹络。

线条粗犷,只是简单勾勒,却让姜离精神一震,霎时间蛮荒气息扑面而来,好似一幅画卷展开。

滚滚黄沙中,一名身躯异常魁梧的土蛮之祖,大步走出,沉重步伐踏在地面,让大地都为之震颤。

肩头扛着一柄硕大的石块重锤,虽只是用草绳捆绑在树干上,却有一种超越任何仙兵至宝的沉甸与夯实。

无物不破!

“嗡”

而随着姜离的精神与土蛮之祖神像气场契合,应山象手掌土黄色光晕微微泛起,一尊扛锤的蛮祖雕像就飞了出来。

蛮祖雕像呼的一震,三枚散发土黄色光晕的精血就向着姜离飞来。

“这是……”

应山象、应山熊等土蛮武圣俱是一惊,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神采。

而三滴精血也瞬间融入姜离的血脉之中。

轰轰轰

精血融合自身阴阳生死血脉,霎时间就完美融合,旋即一种脱胎换骨般的剧变,悄然在姜离的体魄中运转进行,瞬息完成。

嘭嘭嘭

五十枚奇穴中,凝聚出生灵,让姜离的巅峰人仙境界有猛增式的提升起来。

姜离不仅感觉到体魄力量的爆炸式增长,更能感觉自己体魄的坚固程度,也大幅提升。

甚至在瞬息之间,与整座莽州大地都有了不可分割的联系和羁绊。

“主上,您身上也流淌着蛮王一脉的鲜血?您竟然也是蛮祖之后!”

应山象、应山熊等人先是久久震惊,旋即振奋惊喜,想要仰天大吼。

土蛮之祖神像是蛮族一脉的至宝,内蕴土蛮之祖精血。

唯有土蛮一脉的血脉后裔,才能与之沟通契合,获得认可,得到土蛮之祖在天之灵的庇护,赐予祖血,增长境界力量。

“蛮王血脉!”

姜离怔了怔,旋即大悟。

怪不得姜时戎与蛮州有着难以动摇的羁绊和因果、吸引。

他竟然是蛮王血脉!

姜离想到姜时戎宛若神魔般的魁梧身形,以及在武脉之道上得天独厚的资质与潜力。

一切都有了答案。

此人不仅仅是蛮族,甚至是蛮王血脉后裔中,血脉力量最为纯正的一个。

应山象继任土蛮王之位,经过仪式祈祷,方才得到一枚土蛮之祖的精血赐予。

而姜离只是远远望了一眼,土蛮之祖神像就自动飞出,赐予了他三滴精血。

其中差距,实在悬殊的厉害。

“王上,你能得到土蛮之祖的精血,足以证明你就是蛮祖的后裔,若由你争夺大蛮王之位,更是理所应当、天经地义!”

应山象激动道:“您的血脉,远比我们所有人都还要纯正,继任土蛮王之王,所有土蛮族人都会同意的!”

“大蛮王之位还是要由你去争夺,我虽拥有蛮祖血脉,却终归不能久留在此!”

姜离摇头。

他能够感受到应山象等人的真诚期盼。

但蛮州之主,他却并不适合。

而且只要大蛮王能够被应山象所得,让蛮州始终处于他的掌控之下即可。

应山象等土蛮武圣见姜离不愿答应,也只能作罢,他们恭迎姜离进入土蛮王帐,将分别后所遇到的事情,一一讲述。

蛮族五支在蛮州古修的掌控收割下,折损的程度远比最初的预期还要更大。

五支蛮王除了木蛮王依旧在位外,其余几位蛮王或死或残,无法继续领导蛮族,也都在新近一段时间推选出新的蛮王。

土蛮一族暗中打探,却并没有得到太多有用的信息。

三支新任蛮王的身份与底细,似乎都很神秘。

“应山象,你武脉境界虽然晋升到了高阶武圣的境界,已然不凡,但我担心其他四支蛮王中,很可能有人已经投靠了古族,或是被古族所控!”

姜离听完众人的叙述,说出了自己的担忧。

其实,早在他降临在蛮族祖地的时候,就已经感应到其他蛮族营地中,有古族的气息隐隐飘荡。

虽然这种气息已经收敛到了极致,却根本瞒不过姜离的任何感知。

“若真有古族插手,蛮王想要取胜,的确会出现很大的变数!”

应山熊等人闻言,不禁有些担忧。

“应山象,大蛮王之位,你必须夺得!”

姜离张开手掌,一道磅礴的力量就径直飞起,撞入到应山象的体魄内。

这道力量,蕴含了阴阳五行、雷霆、原始烙印、天息等各种本源、无上的力量。

更有姜离的一些武道感悟和精神烙印。

全部打入应山象体内,不仅改造他的体魄,连同精神也一并壮大。

姜离现今的境界,早已超越造物主,成为真正的元神、神仙,他可以凭空创造出雷电神将那般的顶级生灵,改造出一个人仙,也并不是难事。

虽然这么做,会消耗他的很多本源力量,但拥有九息服气在手,也不过是须臾时间的浪费罢了。

伴随一阵雷光弥漫,但应山象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时,已经显现出唯有人仙才具备的恐怖威压。

“人仙!”

“主上竟然挥手间就能创造出一位人仙强者!”

应山熊等土蛮武圣全部被震惊的不能自已,若非亲眼见到,谁也不敢相信,姜离已经具有这样的无上法力、神力。

“大道神罚又来了!”

姜离感应到了什么,忽然身形一闪,直接出现在高空之中,主动去迎接降落下来的神罚。

神罚力量入体,竟比在戊土世界中还要更强一些。

但好在姜离已经有了一些经验,倒也可以相对从容的应对。

直到神罚力量最终消耗,这才略显疲惫的重新返回土蛮王帐之中。

“应山象铭记主上再造之恩!”

少年土蛮王深深叩首,对姜离的崇敬、崇拜,已经超越了对蛮族之祖的程度。

“你体魄、精神力量虽然全都产生蜕变,但毕竟不是依靠自身修行进阶而来,比起同阶人仙,拳意精神会有所欠缺,还需你日后不断磨砺,否则武脉境界就会终身止步在这里了!”

姜离郑重警告。

“主上放心,应山象不会让你失望的!”

少年土蛮王认真点头。

在这之后,姜离又传授了应山象一些武脉战技,和自身感悟经验。

应山熊、应山豹等土蛮武圣,也一同聆听,都受益匪浅。

待到五蛮之争开启之时,王帐外早已聚集了一千余名土蛮族人,静静等候他们的新任土蛮王应山象。

姜离不想显露自己的身份,因此催动胎化易形,改变自己容貌气质气息,化为一名身形格外高大魁梧的蛮族武夫。

他融合土蛮之祖精血,稍稍释放分毫,蛮族气息气韵甚至比应山象、应山熊等人更像蛮族。

而且他血脉气息发生真正改变,鬼使就算现在遇到他,只怕一时之间,也无法识别出他来。

他混在应向熊、应山豹等土蛮武圣之中,走出王帐,虽然样貌有些陌生,却并没有引起土蛮族人的过多关注。

只以为他是应山部落的一名普通族人。

土蛮族众人随后就浩浩荡荡,向着祖地中心蛮神灵庙而去。

蛮神灵庙是一座充满岁月侵蚀痕迹的古老石殿,无数藤蔓顺着殿身生长、攀爬,几乎将神殿全部包括其中。

看不清庙壁外篆刻的浮雕花纹。

灵庙入口两旁是一片巨大的石板广场,上面坑坑洼洼,遍布各种惨烈的战斗痕迹。

一些折断的兵刃插入石板无法拔出,就随意放在那里,反而更凸显蛮族的种族气魄。

广场呈现圆形,边缘处有一层层石阶向上蔓延,酷似一座角斗之场。

土蛮族众人赶到时,火蛮、金蛮早已经到了多时,坐在属于自己的一侧方位,人数与土蛮族相差不多,均在一千五六百人左右。

火蛮王也是少年模样,肌肤赤红,好似发烧一般,全身上下布满火焰燃烧一般的纹络,双臂各套着很多赤色铜环。

其身形虽也高大,却不似土蛮那般雄壮如横山,身形相对“苗条”一些,却充满爆炸性的力量。

金蛮王则是一位全身覆着重铠的青年,他双脚叉开站立,背后负着一刀一剑,手持长枪。

身旁还立着一个比他还高的巨大铁匣,有锋芒气机散发出来,森寒无比。

“不愧是祖龙五卫的后裔,蛮族五支确有其厉害之处!”

姜离暗暗赞许。

若非古族复苏,蛮族五支的确是一股能令九州颤动的恐怖力量。

仅看火蛮、金蛮、土蛮的气势,若联合暴起,大周就算倾全国之兵,也胜负难料。

“水蛮,木蛮来了!”

土蛮族人刚刚落座,姜离身旁的应山熊就突然指着蛮神灵庙广场入口。

姜离望去,见到两股势力接连走入。

水蛮王是一个三十余的妇人,身姿婀娜、体态娇蛮,水蛇腰摇曳而行,风姿绰约,几乎瞬间就将所有蛮族男子的目光吸引,难以挪目。

身后水蛮族人,全部短衣窄裤,手中持着的兵刃,也多与行船捕鱼有关。

木蛮王则是一名年近六旬的老者,气质儒雅温润,身着长袍,远远望去,更像是一名乡野间的教书先生。

至此,蛮族五支齐至。

“蛮神的子嗣们,时隔三千年,蛮神灵庙终于等到了蛮族五支达成合意、齐聚一堂,共选大蛮王的一日!”

五蛮全部落座,蛮灵神庙沉重的石门开启,数十名身披兽皮的灵庙守卫,簇拥着一位白发苍苍的灵庙祭祀走出。

年迈的灵庙祭祀望着石阶上的五蛮族人,心中感慨,泪光充盈。

盘皇陨落,祖龙五卫后裔迁徙至蛮州,最初几千年,还能秉承祖训,由五蛮共选大蛮王主。

可随着天道、环境变化,领地与资源越来越紧张,五蛮之间的摩擦、嫌隙越来越大,最终完全分裂。

每隔数百年上千年,方才会诞生一位领袖级的蛮王,以绝对强大的实力,短暂统一五蛮。

可最后一位大蛮王存在,距离现今已经足足过了三千余年。

“而今蛮神的子嗣遭受来自古修魔头的迫害、收割,蛮族五支唯有重新联合,推出共主,才能集齐五支蛮祖神像,召唤出蛮族圣器,庇护蛮民!”

灵庙祭祀手中的木杖用力撞向地面,有念力波动卷荡而开来,面前的地面就发出震动。

一些石板下沉,旋即就有五座黑铁神台缓缓升起。

“蛮族尚武,大蛮王当为蛮族五支战力最强之人担任!”

灵庙祭祀高声道:“金蛮王、木蛮王、水蛮王、火蛮王,土蛮王,你们之中谁有最自信,就第一个上台,将本族的蛮祖神像放置在黑铁神台上,担任守擂之人,只要能战到最后,蛮族各支全部信服,就可进入神庙,与蛮神之灵沟通,成为大蛮王!”

“我先来!”

“自然是我守擂!”

灵庙祭祀话音都未落下,火蛮王、金蛮王已经同时跃到了广场正中。

“火蛮王、金蛮王,你们两位既然同时站出,那就用战斗来确认,谁能担任守擂之人吧!”

灵庙祭祀并无不悦之色,反而面露赞许。

蛮族尚武,族风彪悍,并不视这种行为为莽撞无礼,而是真正勇武的象征。

“金蛮王,来战吧!”

火蛮王手掌升起烈火一般的燃光,火蛮之祖神像就飞了出来,落在一座黑铁神台之上。

“火蛮王,你太不自量力了!”

金蛮王也祭出自己的金蛮之祖神像,手中长枪一抖,直接挺刺向前,身形化作一道金芒,锋利无比,金庾罡气唰的一下就爆发了出来。

周围石板地面,噗噗噗的被锋利金庾气机切割出无数枪痕,碎石纷飞。

“大道神罚又来了!”

姜离感应到了什么,忽然身形一闪,直接出现在高空之中,主动去迎接降落下来的神罚。

神罚力量入体,竟比在戊土世界中还要更强一些。

但好在姜离已经有了一些经验,倒也可以相对从容的应对。

直到神罚力量最终消耗,这才略显疲惫的重新返回土蛮王帐之中。

“应山象铭记主上再造之恩!”

少年土蛮王深深叩首,对姜离的崇敬、崇拜,已经超越了对蛮族之祖的程度。

“你体魄、精神力量虽然全都产生蜕变,但毕竟不是依靠自身修行进阶而来,比起同阶人仙,拳意精神会有所欠缺,还需你日后不断磨砺,否则武脉境界就会终身止步在这里了!”

姜离郑重警告。

“主上放心,应山象不会让你失望的!”

少年土蛮王认真点头。

在这之后,姜离又传授了应山象一些武脉战技,和自身感悟经验。

应山熊、应山豹等土蛮武圣,也一同聆听,都受益匪浅。

待到五蛮之争开启之时,王帐外早已聚集了一千余名土蛮族人,静静等候他们的新任土蛮王应山象。

姜离不想显露自己的身份,因此催动胎化易形,改变自己容貌气质气息,化为一名身形格外高大魁梧的蛮族武夫。

他融合土蛮之祖精血,稍稍释放分毫,蛮族气息气韵甚至比应山象、应山熊等人更像蛮族。

而且他血脉气息发生真正改变,鬼使就算现在遇到他,只怕一时之间,也无法识别出他来。

他混在应向熊、应山豹等土蛮武圣之中,走出王帐,虽然样貌有些陌生,却并没有引起土蛮族人的过多关注。

只以为他是应山部落的一名普通族人。

土蛮族众人随后就浩浩荡荡,向着祖地中心蛮神灵庙而去。

蛮神灵庙是一座充满岁月侵蚀痕迹的古老石殿,无数藤蔓顺着殿身生长、攀爬,几乎将神殿全部包括其中。

看不清庙壁外篆刻的浮雕花纹。

灵庙入口两旁是一片巨大的石板广场,上面坑坑洼洼,遍布各种惨烈的战斗痕迹。

一些折断的兵刃插入石板无法拔出,就随意放在那里,反而更凸显蛮族的种族气魄。

广场呈现圆形,边缘处有一层层石阶向上蔓延,酷似一座角斗之场。

土蛮族众人赶到时,火蛮、金蛮早已经到了多时,坐在属于自己的一侧方位,人数与土蛮族相差不多,均在一千五六百人左右。

火蛮王也是少年模样,肌肤赤红,好似发烧一般,全身上下布满火焰燃烧一般的纹络,双臂各套着很多赤色铜环。

其身形虽也高大,却不似土蛮那般雄壮如横山,身形相对“苗条”一些,却充满爆炸性的力量。

金蛮王则是一位全身覆着重铠的青年,他双脚叉开站立,背后负着一刀一剑,手持长枪。

身旁还立着一个比他还高的巨大铁匣,有锋芒气机散发出来,森寒无比。

“不愧是祖龙五卫的后裔,蛮族五支确有其厉害之处!”

姜离暗暗赞许。

若非古族复苏,蛮族五支的确是一股能令九州颤动的恐怖力量。

仅看火蛮、金蛮、土蛮的气势,若联合暴起,大周就算倾全国之兵,也胜负难料。

“水蛮,木蛮来了!”

土蛮族人刚刚落座,姜离身旁的应山熊就突然指着蛮神灵庙广场入口。

姜离望去,见到两股势力接连走入。

水蛮王是一个三十余的妇人,身姿婀娜、体态娇蛮,水蛇腰摇曳而行,风姿绰约,几乎瞬间就将所有蛮族男子的目光吸引,难以挪目。

身后水蛮族人,全部短衣窄裤,手中持着的兵刃,也多与行船捕鱼有关。

木蛮王则是一名年近六旬的老者,气质儒雅温润,身着长袍,远远望去,更像是一名乡野间的教书先生。

至此,蛮族五支齐至。

“蛮神的子嗣们,时隔三千年,蛮神灵庙终于等到了蛮族五支达成合意、齐聚一堂,共选大蛮王的一日!”

五蛮全部落座,蛮灵神庙沉重的石门开启,数十名身披兽皮的灵庙守卫,簇拥着一位白发苍苍的灵庙祭祀走出。

年迈的灵庙祭祀望着石阶上的五蛮族人,心中感慨,泪光充盈。

盘皇陨落,祖龙五卫后裔迁徙至蛮州,最初几千年,还能秉承祖训,由五蛮共选大蛮王主。

可随着天道、环境变化,领地与资源越来越紧张,五蛮之间的摩擦、嫌隙越来越大,最终完全分裂。

每隔数百年上千年,方才会诞生一位领袖级的蛮王,以绝对强大的实力,短暂统一五蛮。

可最后一位大蛮王存在,距离现今已经足足过了三千余年。

“而今蛮神的子嗣遭受来自古修魔头的迫害、收割,蛮族五支唯有重新联合,推出共主,才能集齐五支蛮祖神像,召唤出蛮族圣器,庇护蛮民!”

灵庙祭祀手中的木杖用力撞向地面,有念力波动卷荡而开来,面前的地面就发出震动。

一些石板下沉,旋即就有五座黑铁神台缓缓升起。

“蛮族尚武,大蛮王当为蛮族五支战力最强之人担任!”

灵庙祭祀高声道:“金蛮王、木蛮王、水蛮王、火蛮王,土蛮王,你们之中谁有最自信,就第一个上台,将本族的蛮祖神像放置在黑铁神台上,担任守擂之人,只要能战到最后,蛮族各支全部信服,就可进入神庙,与蛮神之灵沟通,成为大蛮王!”

“我先来!”

“自然是我守擂!”

灵庙祭祀话音都未落下,火蛮王、金蛮王已经同时跃到了广场正中。

“火蛮王、金蛮王,你们两位既然同时站出,那就用战斗来确认,谁能担任守擂之人吧!”

灵庙祭祀并无不悦之色,反而面露赞许。

蛮族尚武,族风彪悍,并不视这种行为为莽撞无礼,而是真正勇武的象征。

“金蛮王,来战吧!”

火蛮王手掌升起烈火一般的燃光,火蛮之祖神像就飞了出来,落在一座黑铁神台之上。

“火蛮王,你太不自量力了!”

金蛮王也祭出自己的金蛮之祖神像,手中长枪一抖,直接挺刺向前,身形化作一道金芒,锋利无比,金庾罡气唰的一下就爆发了出来。

周围石板地面,噗噗噗的被锋利金庾气机切割出无数枪痕,碎石纷飞。

“大道神罚又来了!”

姜离感应到了什么,忽然身形一闪,直接出现在高空之中,主动去迎接降落下来的神罚。

神罚力量入体,竟比在戊土世界中还要更强一些。

但好在姜离已经有了一些经验,倒也可以相对从容的应对。

直到神罚力量最终消耗,这才略显疲惫的重新返回土蛮王帐之中。

“应山象铭记主上再造之恩!”

少年土蛮王深深叩首,对姜离的崇敬、崇拜,已经超越了对蛮族之祖的程度。

“你体魄、精神力量虽然全都产生蜕变,但毕竟不是依靠自身修行进阶而来,比起同阶人仙,拳意精神会有所欠缺,还需你日后不断磨砺,否则武脉境界就会终身止步在这里了!”

姜离郑重警告。

“主上放心,应山象不会让你失望的!”

少年土蛮王认真点头。

在这之后,姜离又传授了应山象一些武脉战技,和自身感悟经验。

应山熊、应山豹等土蛮武圣,也一同聆听,都受益匪浅。

待到五蛮之争开启之时,王帐外早已聚集了一千余名土蛮族人,静静等候他们的新任土蛮王应山象。

姜离不想显露自己的身份,因此催动胎化易形,改变自己容貌气质气息,化为一名身形格外高大魁梧的蛮族武夫。

他融合土蛮之祖精血,稍稍释放分毫,蛮族气息气韵甚至比应山象、应山熊等人更像蛮族。

而且他血脉气息发生真正改变,鬼使就算现在遇到他,只怕一时之间,也无法识别出他来。

他混在应向熊、应山豹等土蛮武圣之中,走出王帐,虽然样貌有些陌生,却并没有引起土蛮族人的过多关注。

只以为他是应山部落的一名普通族人。

土蛮族众人随后就浩浩荡荡,向着祖地中心蛮神灵庙而去。

蛮神灵庙是一座充满岁月侵蚀痕迹的古老石殿,无数藤蔓顺着殿身生长、攀爬,几乎将神殿全部包括其中。

看不清庙壁外篆刻的浮雕花纹。

灵庙入口两旁是一片巨大的石板广场,上面坑坑洼洼,遍布各种惨烈的战斗痕迹。

一些折断的兵刃插入石板无法拔出,就随意放在那里,反而更凸显蛮族的种族气魄。

广场呈现圆形,边缘处有一层层石阶向上蔓延,酷似一座角斗之场。

土蛮族众人赶到时,火蛮、金蛮早已经到了多时,坐在属于自己的一侧方位,人数与土蛮族相差不多,均在一千五六百人左右。

火蛮王也是少年模样,肌肤赤红,好似发烧一般,全身上下布满火焰燃烧一般的纹络,双臂各套着很多赤色铜环。

其身形虽也高大,却不似土蛮那般雄壮如横山,身形相对“苗条”一些,却充满爆炸性的力量。

金蛮王则是一位全身覆着重铠的青年,他双脚叉开站立,背后负着一刀一剑,手持长枪。

身旁还立着一个比他还高的巨大铁匣,有锋芒气机散发出来,森寒无比。

“不愧是祖龙五卫的后裔,蛮族五支确有其厉害之处!”

姜离暗暗赞许。

若非古族复苏,蛮族五支的确是一股能令九州颤动的恐怖力量。

仅看火蛮、金蛮、土蛮的气势,若联合暴起,大周就算倾全国之兵,也胜负难料。

“水蛮,木蛮来了!”

土蛮族人刚刚落座,姜离身旁的应山熊就突然指着蛮神灵庙广场入口。

姜离望去,见到两股势力接连走入。

水蛮王是一个三十余的妇人,身姿婀娜、体态娇蛮,水蛇腰摇曳而行,风姿绰约,几乎瞬间就将所有蛮族男子的目光吸引,难以挪目。

身后水蛮族人,全部短衣窄裤,手中持着的兵刃,也多与行船捕鱼有关。

木蛮王则是一名年近六旬的老者,气质儒雅温润,身着长袍,远远望去,更像是一名乡野间的教书先生。

至此,蛮族五支齐至。

“蛮神的子嗣们,时隔三千年,蛮神灵庙终于等到了蛮族五支达成合意、齐聚一堂,共选大蛮王的一日!”

五蛮全部落座,蛮灵神庙沉重的石门开启,数十名身披兽皮的灵庙守卫,簇拥着一位白发苍苍的灵庙祭祀走出。

年迈的灵庙祭祀望着石阶上的五蛮族人,心中感慨,泪光充盈。

盘皇陨落,祖龙五卫后裔迁徙至蛮州,最初几千年,还能秉承祖训,由五蛮共选大蛮王主。

可随着天道、环境变化,领地与资源越来越紧张,五蛮之间的摩擦、嫌隙越来越大,最终完全分裂。

每隔数百年上千年,方才会诞生一位领袖级的蛮王,以绝对强大的实力,短暂统一五蛮。

可最后一位大蛮王存在,距离现今已经足足过了三千余年。

“而今蛮神的子嗣遭受来自古修魔头的迫害、收割,蛮族五支唯有重新联合,推出共主,才能集齐五支蛮祖神像,召唤出蛮族圣器,庇护蛮民!”

灵庙祭祀手中的木杖用力撞向地面,有念力波动卷荡而开来,面前的地面就发出震动。

一些石板下沉,旋即就有五座黑铁神台缓缓升起。

“蛮族尚武,大蛮王当为蛮族五支战力最强之人担任!”

灵庙祭祀高声道:“金蛮王、木蛮王、水蛮王、火蛮王,土蛮王,你们之中谁有最自信,就第一个上台,将本族的蛮祖神像放置在黑铁神台上,担任守擂之人,只要能战到最后,蛮族各支全部信服,就可进入神庙,与蛮神之灵沟通,成为大蛮王!”

“我先来!”

“自然是我守擂!”

灵庙祭祀话音都未落下,火蛮王、金蛮王已经同时跃到了广场正中。

“火蛮王、金蛮王,你们两位既然同时站出,那就用战斗来确认,谁能担任守擂之人吧!”

灵庙祭祀并无不悦之色,反而面露赞许。

蛮族尚武,族风彪悍,并不视这种行为为莽撞无礼,而是真正勇武的象征。

“金蛮王,来战吧!”

火蛮王手掌升起烈火一般的燃光,火蛮之祖神像就飞了出来,落在一座黑铁神台之上。

“火蛮王,你太不自量力了!”

金蛮王也祭出自己的金蛮之祖神像,手中长枪一抖,直接挺刺向前,身形化作一道金芒,锋利无比,金庾罡气唰的一下就爆发了出来。

周围石板地面,噗噗噗的被锋利金庾气机切割出无数枪痕,碎石纷飞。

“大道神罚又来了!”

姜离感应到了什么,忽然身形一闪,直接出现在高空之中,主动去迎接降落下来的神罚。

神罚力量入体,竟比在戊土世界中还要更强一些。

但好在姜离已经有了一些经验,倒也可以相对从容的应对。

直到神罚力量最终消耗,这才略显疲惫的重新返回土蛮王帐之中。

“应山象铭记主上再造之恩!”

少年土蛮王深深叩首,对姜离的崇敬、崇拜,已经超越了对蛮族之祖的程度。

“你体魄、精神力量虽然全都产生蜕变,但毕竟不是依靠自身修行进阶而来,比起同阶人仙,拳意精神会有所欠缺,还需你日后不断磨砺,否则武脉境界就会终身止步在这里了!”

姜离郑重警告。

“主上放心,应山象不会让你失望的!”

少年土蛮王认真点头。

在这之后,姜离又传授了应山象一些武脉战技,和自身感悟经验。

应山熊、应山豹等土蛮武圣,也一同聆听,都受益匪浅。

待到五蛮之争开启之时,王帐外早已聚集了一千余名土蛮族人,静静等候他们的新任土蛮王应山象。

姜离不想显露自己的身份,因此催动胎化易形,改变自己容貌气质气息,化为一名身形格外高大魁梧的蛮族武夫。

他融合土蛮之祖精血,稍稍释放分毫,蛮族气息气韵甚至比应山象、应山熊等人更像蛮族。

而且他血脉气息发生真正改变,鬼使就算现在遇到他,只怕一时之间,也无法识别出他来。

他混在应向熊、应山豹等土蛮武圣之中,走出王帐,虽然样貌有些陌生,却并没有引起土蛮族人的过多关注。

只以为他是应山部落的一名普通族人。

土蛮族众人随后就浩浩荡荡,向着祖地中心蛮神灵庙而去。

蛮神灵庙是一座充满岁月侵蚀痕迹的古老石殿,无数藤蔓顺着殿身生长、攀爬,几乎将神殿全部包括其中。

看不清庙壁外篆刻的浮雕花纹。

灵庙入口两旁是一片巨大的石板广场,上面坑坑洼洼,遍布各种惨烈的战斗痕迹。

一些折断的兵刃插入石板无法拔出,就随意放在那里,反而更凸显蛮族的种族气魄。

广场呈现圆形,边缘处有一层层石阶向上蔓延,酷似一座角斗之场。

土蛮族众人赶到时,火蛮、金蛮早已经到了多时,坐在属于自己的一侧方位,人数与土蛮族相差不多,均在一千五六百人左右。

火蛮王也是少年模样,肌肤赤红,好似发烧一般,全身上下布满火焰燃烧一般的纹络,双臂各套着很多赤色铜环。

其身形虽也高大,却不似土蛮那般雄壮如横山,身形相对“苗条”一些,却充满爆炸性的力量。

金蛮王则是一位全身覆着重铠的青年,他双脚叉开站立,背后负着一刀一剑,手持长枪。

身旁还立着一个比他还高的巨大铁匣,有锋芒气机散发出来,森寒无比。

“不愧是祖龙五卫的后裔,蛮族五支确有其厉害之处!”

姜离暗暗赞许。

若非古族复苏,蛮族五支的确是一股能令九州颤动的恐怖力量。

仅看火蛮、金蛮、土蛮的气势,若联合暴起,大周就算倾全国之兵,也胜负难料。

“水蛮,木蛮来了!”

土蛮族人刚刚落座,姜离身旁的应山熊就突然指着蛮神灵庙广场入口。

姜离望去,见到两股势力接连走入。

水蛮王是一个三十余的妇人,身姿婀娜、体态娇蛮,水蛇腰摇曳而行,风姿绰约,几乎瞬间就将所有蛮族男子的目光吸引,难以挪目。

身后水蛮族人,全部短衣窄裤,手中持着的兵刃,也多与行船捕鱼有关。

木蛮王则是一名年近六旬的老者,气质儒雅温润,身着长袍,远远望去,更像是一名乡野间的教书先生。

至此,蛮族五支齐至。

“蛮神的子嗣们,时隔三千年,蛮神灵庙终于等到了蛮族五支达成合意、齐聚一堂,共选大蛮王的一日!”

五蛮全部落座,蛮灵神庙沉重的石门开启,数十名身披兽皮的灵庙守卫,簇拥着一位白发苍苍的灵庙祭祀走出。

年迈的灵庙祭祀望着石阶上的五蛮族人,心中感慨,泪光充盈。

盘皇陨落,祖龙五卫后裔迁徙至蛮州,最初几千年,还能秉承祖训,由五蛮共选大蛮王主。

可随着天道、环境变化,领地与资源越来越紧张,五蛮之间的摩擦、嫌隙越来越大,最终完全分裂。

每隔数百年上千年,方才会诞生一位领袖级的蛮王,以绝对强大的实力,短暂统一五蛮。

可最后一位大蛮王存在,距离现今已经足足过了三千余年。

“而今蛮神的子嗣遭受来自古修魔头的迫害、收割,蛮族五支唯有重新联合,推出共主,才能集齐五支蛮祖神像,召唤出蛮族圣器,庇护蛮民!”

灵庙祭祀手中的木杖用力撞向地面,有念力波动卷荡而开来,面前的地面就发出震动。

一些石板下沉,旋即就有五座黑铁神台缓缓升起。

“蛮族尚武,大蛮王当为蛮族五支战力最强之人担任!”

灵庙祭祀高声道:“金蛮王、木蛮王、水蛮王、火蛮王,土蛮王,你们之中谁有最自信,就第一个上台,将本族的蛮祖神像放置在黑铁神台上,担任守擂之人,只要能战到最后,蛮族各支全部信服,就可进入神庙,与蛮神之灵沟通,成为大蛮王!”

“我先来!”

“自然是我守擂!”

灵庙祭祀话音都未落下,火蛮王、金蛮王已经同时跃到了广场正中。

“火蛮王、金蛮王,你们两位既然同时站出,那就用战斗来确认,谁能担任守擂之人吧!”

灵庙祭祀并无不悦之色,反而面露赞许。

蛮族尚武,族风彪悍,并不视这种行为为莽撞无礼,而是真正勇武的象征。

“金蛮王,来战吧!”

火蛮王手掌升起烈火一般的燃光,火蛮之祖神像就飞了出来,落在一座黑铁神台之上。

“火蛮王,你太不自量力了!”

金蛮王也祭出自己的金蛮之祖神像,手中长枪一抖,直接挺刺向前,身形化作一道金芒,锋利无比,金庾罡气唰的一下就爆发了出来。

周围石板地面,噗噗噗的被锋利金庾气机切割出无数枪痕,碎石纷飞。

“大道神罚又来了!”

姜离感应到了什么,忽然身形一闪,直接出现在高空之中,主动去迎接降落下来的神罚。

神罚力量入体,竟比在戊土世界中还要更强一些。

但好在姜离已经有了一些经验,倒也可以相对从容的应对。

直到神罚力量最终消耗,这才略显疲惫的重新返回土蛮王帐之中。

“应山象铭记主上再造之恩!”

少年土蛮王深深叩首,对姜离的崇敬、崇拜,已经超越了对蛮族之祖的程度。

“你体魄、精神力量虽然全都产生蜕变,但毕竟不是依靠自身修行进阶而来,比起同阶人仙,拳意精神会有所欠缺,还需你日后不断磨砺,否则武脉境界就会终身止步在这里了!”

姜离郑重警告。

“主上放心,应山象不会让你失望的!”

少年土蛮王认真点头。

在这之后,姜离又传授了应山象一些武脉战技,和自身感悟经验。

应山熊、应山豹等土蛮武圣,也一同聆听,都受益匪浅。

待到五蛮之争开启之时,王帐外早已聚集了一千余名土蛮族人,静静等候他们的新任土蛮王应山象。

姜离不想显露自己的身份,因此催动胎化易形,改变自己容貌气质气息,化为一名身形格外高大魁梧的蛮族武夫。

他融合土蛮之祖精血,稍稍释放分毫,蛮族气息气韵甚至比应山象、应山熊等人更像蛮族。

而且他血脉气息发生真正改变,鬼使就算现在遇到他,只怕一时之间,也无法识别出他来。

他混在应向熊、应山豹等土蛮武圣之中,走出王帐,虽然样貌有些陌生,却并没有引起土蛮族人的过多关注。

只以为他是应山部落的一名普通族人。

土蛮族众人随后就浩浩荡荡,向着祖地中心蛮神灵庙而去。

蛮神灵庙是一座充满岁月侵蚀痕迹的古老石殿,无数藤蔓顺着殿身生长、攀爬,几乎将神殿全部包括其中。

看不清庙壁外篆刻的浮雕花纹。

灵庙入口两旁是一片巨大的石板广场,上面坑坑洼洼,遍布各种惨烈的战斗痕迹。

一些折断的兵刃插入石板无法拔出,就随意放在那里,反而更凸显蛮族的种族气魄。

广场呈现圆形,边缘处有一层层石阶向上蔓延,酷似一座角斗之场。

土蛮族众人赶到时,火蛮、金蛮早已经到了多时,坐在属于自己的一侧方位,人数与土蛮族相差不多,均在一千五六百人左右。

火蛮王也是少年模样,肌肤赤红,好似发烧一般,全身上下布满火焰燃烧一般的纹络,双臂各套着很多赤色铜环。

其身形虽也高大,却不似土蛮那般雄壮如横山,身形相对“苗条”一些,却充满爆炸性的力量。

金蛮王则是一位全身覆着重铠的青年,他双脚叉开站立,背后负着一刀一剑,手持长枪。

身旁还立着一个比他还高的巨大铁匣,有锋芒气机散发出来,森寒无比。

“不愧是祖龙五卫的后裔,蛮族五支确有其厉害之处!”

姜离暗暗赞许。

若非古族复苏,蛮族五支的确是一股能令九州颤动的恐怖力量。

仅看火蛮、金蛮、土蛮的气势,若联合暴起,大周就算倾全国之兵,也胜负难料。

“水蛮,木蛮来了!”

土蛮族人刚刚落座,姜离身旁的应山熊就突然指着蛮神灵庙广场入口。

姜离望去,见到两股势力接连走入。

水蛮王是一个三十余的妇人,身姿婀娜、体态娇蛮,水蛇腰摇曳而行,风姿绰约,几乎瞬间就将所有蛮族男子的目光吸引,难以挪目。

身后水蛮族人,全部短衣窄裤,手中持着的兵刃,也多与行船捕鱼有关。

木蛮王则是一名年近六旬的老者,气质儒雅温润,身着长袍,远远望去,更像是一名乡野间的教书先生。

至此,蛮族五支齐至。

“蛮神的子嗣们,时隔三千年,蛮神灵庙终于等到了蛮族五支达成合意、齐聚一堂,共选大蛮王的一日!”

五蛮全部落座,蛮灵神庙沉重的石门开启,数十名身披兽皮的灵庙守卫,簇拥着一位白发苍苍的灵庙祭祀走出。

年迈的灵庙祭祀望着石阶上的五蛮族人,心中感慨,泪光充盈。

盘皇陨落,祖龙五卫后裔迁徙至蛮州,最初几千年,还能秉承祖训,由五蛮共选大蛮王主。

可随着天道、环境变化,领地与资源越来越紧张,五蛮之间的摩擦、嫌隙越来越大,最终完全分裂。

每隔数百年上千年,方才会诞生一位领袖级的蛮王,以绝对强大的实力,短暂统一五蛮。

可最后一位大蛮王存在,距离现今已经足足过了三千余年。

“而今蛮神的子嗣遭受来自古修魔头的迫害、收割,蛮族五支唯有重新联合,推出共主,才能集齐五支蛮祖神像,召唤出蛮族圣器,庇护蛮民!”

灵庙祭祀手中的木杖用力撞向地面,有念力波动卷荡而开来,面前的地面就发出震动。

一些石板下沉,旋即就有五座黑铁神台缓缓升起。

“蛮族尚武,大蛮王当为蛮族五支战力最强之人担任!”

灵庙祭祀高声道:“金蛮王、木蛮王、水蛮王、火蛮王,土蛮王,你们之中谁有最自信,就第一个上台,将本族的蛮祖神像放置在黑铁神台上,担任守擂之人,只要能战到最后,蛮族各支全部信服,就可进入神庙,与蛮神之灵沟通,成为大蛮王!”

“我先来!”

“自然是我守擂!”

灵庙祭祀话音都未落下,火蛮王、金蛮王已经同时跃到了广场正中。

“火蛮王、金蛮王,你们两位既然同时站出,那就用战斗来确认,谁能担任守擂之人吧!”

灵庙祭祀并无不悦之色,反而面露赞许。

蛮族尚武,族风彪悍,并不视这种行为为莽撞无礼,而是真正勇武的象征。

“金蛮王,来战吧!”

火蛮王手掌升起烈火一般的燃光,火蛮之祖神像就飞了出来,落在一座黑铁神台之上。

“火蛮王,你太不自量力了!”

金蛮王也祭出自己的金蛮之祖神像,手中长枪一抖,直接挺刺向前,身形化作一道金芒,锋利无比,金庾罡气唰的一下就爆发了出来。

周围石板地面,噗噗噗的被锋利金庾气机切割出无数枪痕,碎石纷飞。

“大道神罚又来了!”

姜离感应到了什么,忽然身形一闪,直接出现在高空之中,主动去迎接降落下来的神罚。

神罚力量入体,竟比在戊土世界中还要更强一些。

但好在姜离已经有了一些经验,倒也可以相对从容的应对。

直到神罚力量最终消耗,这才略显疲惫的重新返回土蛮王帐之中。

“应山象铭记主上再造之恩!”

少年土蛮王深深叩首,对姜离的崇敬、崇拜,已经超越了对蛮族之祖的程度。

“你体魄、精神力量虽然全都产生蜕变,但毕竟不是依靠自身修行进阶而来,比起同阶人仙,拳意精神会有所欠缺,还需你日后不断磨砺,否则武脉境界就会终身止步在这里了!”

姜离郑重警告。

“主上放心,应山象不会让你失望的!”

少年土蛮王认真点头。

在这之后,姜离又传授了应山象一些武脉战技,和自身感悟经验。

应山熊、应山豹等土蛮武圣,也一同聆听,都受益匪浅。

待到五蛮之争开启之时,王帐外早已聚集了一千余名土蛮族人,静静等候他们的新任土蛮王应山象。

姜离不想显露自己的身份,因此催动胎化易形,改变自己容貌气质气息,化为一名身形格外高大魁梧的蛮族武夫。

他融合土蛮之祖精血,稍稍释放分毫,蛮族气息气韵甚至比应山象、应山熊等人更像蛮族。

而且他血脉气息发生真正改变,鬼使就算现在遇到他,只怕一时之间,也无法识别出他来。

他混在应向熊、应山豹等土蛮武圣之中,走出王帐,虽然样貌有些陌生,却并没有引起土蛮族人的过多关注。

只以为他是应山部落的一名普通族人。

土蛮族众人随后就浩浩荡荡,向着祖地中心蛮神灵庙而去。

蛮神灵庙是一座充满岁月侵蚀痕迹的古老石殿,无数藤蔓顺着殿身生长、攀爬,几乎将神殿全部包括其中。

看不清庙壁外篆刻的浮雕花纹。